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地方资讯 > 正文

孙明霞:人类运气独特体的文化底色是什么?

更新时间:2021-09-05

  (东西问)孙明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明底色是什么?

  中新社北京9月3日电 题:孙明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明底色是什么?

  作者 孙明霞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教研部文化比较教研室先生

  如何处置自我与他人的关系,如何和谐本国与他国的关联?不同的文明具备不同的处世之道,不同的处世之道则反应出不同的文明底色。在此问题上,人类命运共同体秉持中华文明“推己及人”的伦理法令,与西方自由主义的“内外有别”形成鲜亮比较。这既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文明分野,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超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症结之处。

  从自由主义的“内外有别”谈起

  现在,“双标”已经成为风行的网络用语。实在,“双标”现象在西方自由主义不足为奇。提及自由主义,不少人首先想到的便是诸如同等、民主、自由、法治等充斥玫瑰色的美妙语词。然而,很多自由主义思想家却用奴役、殖民、独裁等与自由主义南辕北辙的手腕对待西方以外的殖民地。

  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密尔便是其中的典范。他曾公然声称,“在凑合蛮横人时,专制政府恰是一个正当的情势,只有目标是为着使他们有所改良,而所用手段又因这个目的之得以实现而显为合法。自由,作为一条原则来说,在人类还未到达可能借自由的和平等的探讨而取得改善的阶段以前的任何状况中,是无所实用的。”以密尔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绝不避讳地宣传殖民统治,宗主国与殖民地完整实施不同的政治制度与治理原则。西方民族国家的内部治理原则无法外推到国家外部,这便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内外有别”困境。

  密尔并不是孤例。除了英国的密尔,还有法国的托克维尔。美国学者珍妮弗·皮茨在《转向帝国》一书中把它称为“英法帝国自由主义”。独一无二,意大利有名学者洛苏尔多也揭穿了自由主义的广泛性假象。他在《自由主义批判史》中批评柏克、洛克、孟德斯鸠、富兰克林、杰斐逊等自由主义前驱,指出自由主义始终与奴隶制、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等最反自由的政治行动亲密相干。在这本书中,他把西方发达国家称为“神圣空间”,在此履行自由主义的治理原则。此外的世界便是“渎神空间”,只配享受皮鞭和奴役。

  这是为什么?

材料图:位于美国纽约的自由女神像。

  自由主义“内外有别”根源于“国家至上”

  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之所以存在“内外有别”的深入断裂,本源在于西方的民族国家本位主义。详细而言,民族国家本位主义使西方国家把国际社会看成是实现和保护自身利益的工具,因而国家利益置于国际公义之上,所以民族国家的内部与外部的治理原则必然存在断裂景象。

  对此,黑格尔在讽刺康德“永恒和平论”时,曾回味无穷地指出西方民族国家的私利性。在黑格尔看来,“可是国家是个体,而个体性本质上是含有否认性的。纵使一批国家组成一个家庭,作为个体性,这种联合必然会产生一个对峙面和创造一个敌人。”黑格尔指出,国家之所以会一直创造“敌人”,究其根源是由于国家在实质上是个体性,也就是仅从自我利益动身。所以,各国都寻求自己的特别利益。国际社会的弱肉强食和勾心斗角等现象无不来源于此。

  本来,“美国至上”不是特朗普的发现,而是西方政治自从建构威斯特伐利亚体制以来的痼疾。威斯特伐利亚系统确破了民族国家在国际社会的基本地位,但也带来了民族国家本位主义,即以民族国家为绝对中央而置人类公共事务于不顾的狭窄思惟。在各国互相接洽、彼此依存的水平空前加深的地球村时期,民族国家本位主义显得分歧时宜。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假如奉行你输我赢、赢者通吃的老一套逻辑,如果采用明争暗斗、嫁祸于人的老一套措施,成果必然是封上了别人的门,也堵上了自己的路,侵蚀的是自己发展的基础,侵害的是全人类的将来。”

  为此,世界召唤人类运气独特体的出场。

资料图:位于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资料图:位于美国纽约的结合国总部。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从“内外有别”到“推己及人”

  与自由主义“内外有别”的两张面貌不同,人类命运共同体则强调国家内部与外部世界奉行同一个治理原则。对此,习近平主席在国际舞台上用朴实的语言指出,“中国人始终认为,世界好,中国才干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这便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伦理规律,即强调对待他人与对待自己相一致的同理心。无论是“己欲达而达人,己欲立而立人”,仍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是贯串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取向,即人我相通、内外一致,而不主意海内国外“两幅面孔”“两套逻辑”和“双重尺度”。

  人类命运共同体充足吸取中华文明所推重的“推己及人”伦理法则。与西方文明的自我中心主义不同,中华文明一贯保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理念,强调“将心比心”“推己及人”的同理心,反对“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狭隘观念,更反对“先发制人、后下手遭殃”“宁使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先声夺人”手段和“唯我独尊”心态。这便是以他者为优先的文明姿态,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狭隘视界。

  以自我为中央的西方原则强调本身好处至上的相对位置,由此导致自由主义在国际观上的“内外有别”窘境。反观中华文明,推己及人的本质是以他者为优先的伦理观点。以他者为优先的伦理观念反对强加于人的压迫姿势,进而造成了“反求诸己”的内敛性情,因此存在跟平性与容纳性,而不是自我核心主义的扩大性。更主要的是,推己及人使中华文明领有了家国天下贯通一体的推演才能。西方自在主义无奈将国家内部的管理准则推广到民族国度外部。这与中华文化自古以来的“家国天下”传统构成了赫然对照:中华文明的家庭、国家与全部天下都奉行同样的管理原则,不仅家与国相连,而且国家与天下相通。

  中国人的“家国天下”之所以贯通一体,机密在于日常生涯中随处可见的“推己及人”处世之道。费孝通先生在论及中华文明的“差序格局”时谈到,“咱们的社会结构自身和西洋的格局不雷同的,我们的格式不是一捆一捆扎明白的柴,而是似乎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产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涟漪。”不同的社会构造决议了不同的社会伦理。中国社会的层层涟漪必定发生“推己及人”的处世之道。费先生说,“孔子的社会思维的要害,我以为是推己及人。自己感到对的才去做,自己感到到错误的、不舒畅的,就不要那样去看待人家。这是很基础的一点。”推己及人的中心要义在于,对待本人和别人用同一把尺子,律己和待人都遵守统一个情理。家国天下因而内在贯通、连为一体。对善于推己及人的中国人而言,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不在遥远的此岸,而在文明的彼岸。

  无论货色方之间存在着何种文明鸿沟,我们始终深信,“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走出自我至上的狭窄世界,拥抱万物一体的宏阔境界,战胜内外有别的西方困境,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此意思上无疑发明了人类文明新状态。(完)

  作者简介:

  孙明霞,中心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教研部文化比拟教研室老师。201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2016-2018年在中国社会迷信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曾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访学。研讨范畴包含中西文化比较与交换互鉴、海外同一阵线工作和侨务工作、西方政治轨制、世界史与美国外交。

【编纂:张燕玲】

友情链接:
南京索特烘箱制造有限公司专业生产真空烘箱,洁净烘箱,非标电热设备,我单位在原先基础上吸取国外烘箱,干燥机生产经验,复制与创新出真空烘箱,真空干燥箱,实验室真空干燥箱,低温真空干燥箱等系列设备.目前能满足现有的国内外需求.